出道仙网
出马(道)仙分享网

网站首页 佛像信息 正文

张天师

2021-11-12 佛像信息 1504 ℃ 0 评论

张天师

O1CN01wiw5892JPCsYtRdPV_!!2211841239413.jpg

天师出生

  很早以前,在现在的东戈附近,住着一家姓张的老两口子。他们都已年过半百,但膝下无儿女,夫妇俩以做豆腐为生,每天早起晚睡,非常勤恳。

  有一天夜里,夫妻俩半夜起床,收拾活计,无意中张老汉看见东南有灯明闪动,就指给老伴看,张大娘心眼好,劝张老汉去看看,别是有人迷了路。张老汉朝着灯光走去,到了近前,见是一个土坑,土坑旁边有一盏马灯,土坑里五光十色,腾腾热气。张老汉觉得奇怪,跳到坑内想看个究竟。刚下去,土坑突然合拢了,张老汉被埋在了土坑里。

  土坑是谁挖的呢?原来东戈北边党山附近有一个看风水的老先生,有三个儿子,临终前对儿子们说:“我死了以后,你们趁夜把我安葬在东戈前二、三里的一块义地里,这块地从北头往南正走几步,左走几步,倒退几步,说声开便会出现一方坑,你们就把我安葬在土坑里。那是块风水宝地,久后你们必有大福大贵。”没过多久老先生就去世了,儿子们按照父亲的交待,把老人用布包好,到半夜时分,老二老三抬着爹的尸体,老大提着马灯向南走。半途中老大怀疑爹的话是不是真的,叫两个弟弟在后慢慢走,他就加快脚步,赶到义地,找到了殡葬位置,说声开,果真平地开出一个方坑。老大非常高兴,丢下马灯急忙回头去迎两个弟弟。在这当口,张老汉前来帮人解难,葬身坑中,抢 先占了这块“风水宝地”。等他们哥仨来到时,己是坑掩土平了。

  再说张大娘,过了好大一会不见老伴回来:心里非常着急。一个妇道人家又不敢摸黑去找,只好坐等大明。天亮了还是不见人影,到处打听也无音讯。她只好叫来娘家侄子帮着做生意。从此生意兴隆,事事顺心,日子越过越好。

  半年过去了,张大娘觉着自己的身体很笨重,这才知道身子早已怀孕。因年过半百,盼子心切,她痛苦的心里,增添了一线喜悦之感。小生命终于降生了,张大娘为得爱子高兴万分,视为掌上明珠。转眼八年过去了,张大娘把小儿托付东村一家私人学堂去读书。老师看他相貌俊秀,智慧超群,所以给他取名叫张天师。

  天师得道

  东村离张天师家相距四、五里路,每天上学早去晚回。有一天傍晚放学回家,途中经过一处乱葬岗子老林地。情景和往日完全两样,乱草、墓坟不见了,而一座崭新的院落出现在眼前。张天师正纳闷,院子的大门开了,只见里面出来一位美丽俊俏的姑娘,拦住了张天师说:“我家小姐等候您多时了,想见一见您。”张天师见丫环诚意挽留,不好推辞,只好跟进院中。但见草花集锦、树木葱郁,真是仙境一般。到了正堂屋,张天师见小姐面目清秀俊俏,身材苗条、步履轻盈,真似天仙下凡人间。姑娘说:“张郎,我等你好久了,想请您在我家吃顿晚饭。”张天师再三推辞不下,只好应允下来。晚饭已罢,张大师谢罢小姐,准备动身回家,小姐起身阻拦:“张郎,现在已是夜深人静,一人行走不太方便,不如在寒舍住一晚,明早动身。”张天师无奈,只好住下。

  眼前的院落和这俊俏的姑娘,使张天师久久不能入睡。他发现另张床上合衣躺下的姑娘,嘴里噙着一枝鲜艳的荷花。张天师轻身下床,想近前看个究竟。刚一低头,突然那枝荷花飞进张天师嘴里。小姐从梦中醒来,有些气愤地说:“我对你这么好,你怎么想害我!”张天师非常抱歉地说:“很对不起!我对这花感到稀奇,无意近前观看,不料跑到我的嘴里,请小姐多原谅。”小姐说:“这花是我的命根子,若要救我,咱们必须结为夫妻。”张天师怀着内疚的心情应允下了亲事。小姐告诉张天师:“现在我修炼功果已毁,此处不能久留,必须马上到很远的地方再度修炼。下次要在离长白山还老远的一个松林里见面,途中必须经过一条三步多宽的黑水河,过去黑水河,再走三天三夜才能到松林,我只好在那里等候郎君。”说话间小姐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。

  回到家里,张天师把昨晚的事告诉了母亲,张大娘非常高兴,便吩咐儿子把姑娘接来让娘看看。张天师赶到住处时,已不是那院落了,那里依旧是乱草丛生,古墓座座。张天师痛哭一场,越发地思念小姐。从此茶饭不思,夜不能眠。张大娘看在眼里,疼在心头,担心这棵独苗若有了好歹,日后叫我依靠何人?这时张天师执意不惜跋涉几千里,到长白山去找小姐。母亲再三地规劝也是无益,只好含泪应允了。

  张大娘给儿子收拾了行装,备了一匹马,把家里仅有的几十两银子全部带上,和书童一起上路了,遥远的路途,行进艰难,没过多少天马就累死了。又过了几天,小书童因行走劳累,又身染疾病,也死在了途中。张天师一人独行,不知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,带的银两全部花光了,只好沿途乞讨继续往前行进。这天终于到了长白山,翻过山又来到了黑水河。据说这河水沾哪儿烂哪儿,三步多宽的河,张天师鼓足了勇气,用力一跳,终于跳了过去。但一只脚后跟被河水沾湿,鞋烂去了半只,他只好赤着脚行走。又走了三天三夜,远远望见一片松林,日夜眺望的丫环见到张天师到来,高兴地带他去见小姐,二人见面悲喜交加,泪如泉涌。小姐被张郎的一片真心所感动,便对他说了实话:“我是一个狐狸,修了千年道业,转为仙体。只因荷花被郎君吞食,道行转入您体,我必须再度修炼。郎君若能同我一块修炼三年,必能获得正果,将来为民捉妖除害。”

  光阴似箭,转眼三年过去了,张天师的道行之功都有绝顶长进。一天,听人传言家乡妖邪作恶,残害黎民。张天师听后非常气愤,决心为民除患,于是辞别了妻子,踏上了返乡的路途。

  日夜兼程,长途跋涉,终于回到了家乡,见到了离别多年的母亲。问妖怪作恶的情由,原来是不知从何方来了一个黄狗精,也有一身本领,千年修炼转成人形。不论谁家娶亲,新婚之夜都得让他占去,如若不让就害其全家。因此这一带被搞得人心惶惶,村无宁日。特别是娶亲的人家,喜事成忧事,闹得全家人哭哭啼啼。张天师来后不久,适逢东院邻居小二结婚,张天师想借此时机除掉这个妖怪。喜期要到,张天师把五个扣子交给新娘,要她在妖怪进房脱衣时给他钉在衣服上。

  到了这天新婚之夜,洞房之中只有新娘一人,不多时门开了,进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青年男人,进屋后要新娘给他脱衣,新娘不慌不忙地把来人的衣服脱下,给他把扣子钉上。然后要他穿上试试,男子刚刚穿到身上,想近前亲一下新娘,刚一接近,平空一声劈雷,响声未落,只见躺在地上的不是什么美丽的男子,而是一只大黄狗。妖怪被除,邻居们无不拍手叫好,感谢张天师为民除了一患。

  雷劈老元

  据说,滕县以前是一块风水宝地,能出一斗二升小米的功名,后来怎么滕县当大官的没有了呢?

  相传在很久以前,张天师的干儿住在东戈前村,在后村的一个学堂里念书。前后村之间有一条河,每天上学都要经过这里,河上又没有桥,只好天天趟过去。就在这条河里住着一个老元(老鳖),已活了好几千年,它想脱掉鳖盖,变成人形,于是便在张天师的干儿子身上打了主意。

  这一年冬天,河水已经结了冰,但还禁(承受)不动人。这一天,张天师的干儿子来到河边刚要脱脚,老元在河底看见了,便抓住这个机会,趁学生不注意,变成一个老头上了岸,近前问道:“小兄弟你脱脚干么?”小孩说:“我过河上学去。”老元说:“你别脱了,水怪凉的,我背你过去”。小孩不愿意,老元说:“不要紧的,我有两岁年纪了,人老骨头硬,撑冻,你人小骨头嫩,凉了冰了落毛病。”小孩经不住老元这么三说两劝地也就同意了。从此老元就天天把他背过来,背过去。一直背了很多天。这一天,老元对小孩说:“小兄弟,我托你办点事行呗。”小孩说:“什么事,只要我能办到的,一定尽量给你办。”老元说:“我给你一条手巾,麻烦你,叫你干爷在手巾上盖个印。”小孩心想:他这么大年纪,不怕水凉,天天背我过来过去,这点小事再不给人家办,就对不起人家了。于是就同意了。

  小孩接过老元的手巾回到家里,就找他干爷去啦。张天师接过手巾一看,便对他干儿说:“这个印我不能盖,这不是一般的手巾,就是一张人皮。”小孩说:“这明明是个手巾,你怎么说是人皮呢?”张天师说:“你说的那个老头是个老元,我要是把印盖在人皮上,我这个印就作废了,从此再也拘不来各路天神了。假若你不相信的话,我现在就把那个老元和那个没皮的鬼拘来,你一看就知道了。”说罢,张天师便念动真言,不大会儿,一个给锅拍样大小的老元从天上扑嗒一声落了下来。张天师用手一指说:“这就是天天背你过河的老头。如果你还不信,我再把那个无皮鬼拘来。”说着又念动真言,把那个无皮鬼拘来。张天师的干儿一看那个无皮鬼,吓得浑身发麻。张天师对他说:“这个无皮鬼,是老元趁他不注意,才把皮扒下来的。所以这个印我不但不能给他盖,还得把它劈死,免得它以后再继续作孽。”说着便念动真言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雷响,把老元一劈两半。

  再说老元已经有了几十年的道业,雷声一响,只把它的躯体劈成两半,可它的魂灵借着雷声化作一道金光。“嗖”的一声逃到西南方向去了。由于它的灵魂不散,后来投胎脱生了赵文清。赵文清为了报前世之仇,发愤读书,后来中了状元。皇上封他什么官他都不做,派他哪里上任他都不去。后来他打听到张天师家住滕县,便要求到滕县来做了滕县的县官。他只要看见滕县哪哈有风水,就在哪哈盖庙;看着哪哈有财帛,就在哪哈挖坑弄壕。他又听说张天师的家住在东戈侯村,于是就在侯村后面塑了个拿鞭子的神像,用来撵猴。因为猴怕鞭子,这样一来就把侯村的风脉赶跑了。可巧侯村南边有个赵村,把猴给罩住了,这才免了侯村的大难。赵文清看到沙土是滕县的风水老窝,就派人在那里盖上了玉皇庙,想以此来压住滕县的风脉。谁知那哈的风脉太大,压不下去,顶得玉皇庙乱动弹。没法了,他又派人在那里挖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坑,结果挖出来的那些带顶子的小泥人呀就没数啦。挖出来的那些大小长虫呀到处乱爬。自此,滕县的风脉就被彻底破坏了,所以以后就再也没有当大官的了。

  天师下凡

  张天师成了天上的神仙。一天,把他外甥带到天上去玩,来到一座花园,看到满园的花都旱蔫巴了,地都干裂了,他外甥觉得很可惜,就在玻璃井上用辘轳打了三壳篓水浇花。谁知这一下子可闯了大祸,就因为这三壳篓水,人间淹了九州十府一百单八县。玉皇气极了,说张天师私自带凡人上天,残害了人间多少生灵,就罚他下凡。

  张天师下凡之后,有一天,他装扮成要饭的来到一家门口,喊了一声:“大嫂,给点么吃吧”。一个妇女在屋里说:“没么给你吃!就还有一张油饼,留着给小孩垫腚。”张天师看到人间这样糟踏粮食,就请示了玉皇,让粮食少收一些。相传原来小麦、高粱、谷子从底到上都有穗儿,经张天师用手一撸,只剩上一点小穗,他再去撸芝麻、豆子,因豆角芝麻蒴扎手,就不撸了。所以现在芝麻、豆子从底到上都结角。

  这天,张天师装成一个算卦的先生,给一家娶媳妇的看了个好日子。过了几天,又来一个算卦的说那天办喜事不好,犯五鬼。娶媳妇的这家犯愁了,定下的日子,一切都筹办好了,不好再更改,于是又找到张天师。天师说:“不要紧,我也知道这天犯五鬼,但是我自有破解之法,定能化凶为吉,到时自有天将保护,还有文武二状元把门,五鬼自然害怕,不敢作孽,你们放心好啦。”到了迎亲这天,新媳妇进门时,正好有一个人路过这里,买了一个铁锅,顶到头上,挤到人群里看媳妇,五鬼以为是天将;这时南学堂晌午放学,正要用椅子往家架新媳妇时,两个小孩手拉手来到门口,执事人喊着:“闪开”!“闪开”!两个小孩正好把手一分,门东旁站一个,门西旁站一个,这两个小孩就是以后的文武二状元。五鬼一看害怕了,就没敢捣乱。娶媳妇的这家一切顺利。

  有一家员外,为儿子娶媳妇,要做一张床。请了十个木匠,画了图样,打了一个月,员外一看,还是不中意。这一天,张天师装扮成木匠来到这里,只用了三天时间,打了一张顶子床。上面刻的龙飞风舞,非常好看,员外很高兴。媳妇娶来之后,只三个月,就生了一个男孩子。员外全家不高兴,认为媳妇在娘家一定是个破鞋。于是,对媳妇又打又骂,媳妇受了很大委屈,结果也把孩子扔了。又过了三个月,媳妇又生了一个孩子,全家人这才相信媳妇是好,人知道生第一个孩子时委屈了她。又过了三个月,又生了第三个孩子,员外全家觉得很奇怪,别人都是十月怀胎,为什么她只三个月就生一个呢?这里必定有个原因,是不是床的事?他们一搬动顶子床,见有一条腿是空的,露出一个纸卷,上面写着:

  张天师下天堂,

  打了个顶子床。

  九个月生三子,

  跑了个状元郎。

  看后,员外全家很后悔。后来,两个儿子,一个考中榜眼,一个考中探花,白白地把第一个状元儿子丢了。

  点化小孩

  这天,张天师在路上,遇见了一个要饭的老头拎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孩。走不多远,老头饿死了。张天师见小孩可怜,有心帮助他,便给老头选了一块风水地。小孩到村里一位老嬷嬷那里找来了镢头,埋完老头,送镢头时,天已经很黑了,就在老嬷嬷家住宿了。老嬷嬷没儿,过继的侄子不问她的事,所以,就收了小孩做她的义子。从此,老嬷嬷纺线,小孩要饭,日子还能过的去。

  有一年的清明节,小孩去上坟,一个南蛮子骗他说:“这是块嚎地,连嚎三声便家破人亡。”小孩不信,反驳说:“我现在孤身一人,怎能说是家破人亡呢?”不几天,张天师来告诉小孩,“你千万不能起坟,南蛮子还会来的。”果然,一年后南蛮子又来了,劝小孩起坟。但是任南蛮子说破嘴,他也不起坟。自此以后的日子越过越好,发了大财。他娶了媳妇,生了五个孩子,后来个个都做了大官,他成了官太爷。有一天张天师来他家贺喜,他热情地摆酒接待。但是张天师光拉呱不吃酒。一会儿,张天师说,“酒足饭饱,谢谢你,我要走了。”转眼不见了。这时他才明白,原来是神仙点化的。

  住火神庙

  有一天,张天师碰见了火神爷。张天师问火神爷干什么去,火神爷说:“我去火焚扬州。”张天师说:“你别去啦,我替你代劳吧!”火神爷说:“这个事你可办不到。”张天师说:“我怎么办不到?你回去吧。”张天师到了扬州,安排全城百姓张灯,可以灭灾。扬州家家张灯,满天通红,火神一看,就知道扬州已经烧了。

  后来,天神发现扬州没烧,就追问火神爷,火神爷说:“扬州烧了,是张天师替我烧的。”天神说:“烧了,为什么扬州还好好的?”火神爷就问张天师,天师说:“我到了扬州,看到老百姓很可怜,所以我就没烧。”火神说:“你给我造了罪,我得给你造罪,凡是你的庙,我都烧掉。”火神爷就把张天师的庙全烧了。张天师没办法,找到火神爷说:“你烧了我的庙,我就住你的庙。”打那起,张天师就住火神庙了。

  火烧妖精

  传说、张天师的外甥女二十七、八岁了,还没有出门子。

  这一年过年的时候,张天师走姐家,外甥女一看她舅来了,就急忙倒茶,倒完茶就出去了。张天师就问他姐:“外甥女今年多大啦?”他姐说,“不小了,二十七、八岁了”。张天师问:“有婆家了吗?”姐说:“有了,在东乡。”张天师说:“有婆家了,那您怎么不打发她出门子”?姐说:“俺这片东山里有一个妖精,谁家要是娶媳妇,妖精就上谁家去闹腾。新媳妇必须得和妖精睡三夜,末了还得把新郎给吃了”,张天师一听,便说:”姐,过几天你找个人看好日子,打发俺外甥女出门子就是,我自有办法。”于是张天师的姐家便告诉了男的那头,找人看好了日子。过了几天,张天师买了许多东西,提溜着来给外甥女添箱。接着又从布袋里掏出了九条束腰带,交给她姐说:“姐,外甥女出门子那天,你叫她穿一条裤子,束一条腰带,一派儿(一共)穿九条裤子,把这九条腰带都束上。两条红的束里边,七条青的束外边。白天叫新郎那头用红纸剪成许多制钱,掺上麸子、枣、花生撒满地。天黑的时候新房的门也不要关,妖精来了也不要害怕,其他的人都关门睡觉就是了。”张天师交待完就走了。

  到了这一天,张天师的外甥女就出门子了。因为这里许多年没有闺女出门子,儿娶媳妇的了,因此白天看热闹的人非常多。天刚一黑,家家都关门闭户,恐怕妖精来了惹出事来。更把天的功夫,妖精真的从东山里来了。二窝儿没去,直奔张天师外甥女的婆家。一看新房的门敞着,便高兴地上屋里去了。妖精到了新房里一看,屋里还点着灯,新媳妇坐在灯前,两眼直瞅着灯发呆,好象在想什么。妖精来到新媳妇跟前,没问横竖抱住就亲嘴。张天师的外甥女吓得学鬼叫。堂屋里听到新媳妇没有人腔地直喊,一个个都吓得缩成一团,不敢吱声,妖精亲完了嘴,便对新媳妇说:”咱上床睡觉吧?”新媳妇吓得直打哆嗦,不敢说睡,也不敢说不睡。妖精见新媳妇不吱声,就把新媳妇抱到床上,紧按着妖精就解新媳妇的束腰带。新媳妇也不敢反抗,就随妖精任意摆弄。妖精解下一条腰带,脱下一条裤子;再解下一条腰带,再脱下一条裤子。解下的第一、二条腰带变成了两条青龙飞到门口,贴到门两旁把门给堵住了。第三条把窗户给堵住了,第四、五、六、七条把四个窗户眼给堵住了。解下第八、九条时,这两条束腰带忽地化作两条火龙,缠住妖精呼呼就烧。妖精被火龙烧得吱吱乱叫,往哪里跑,哪里都有青龙张牙舞爪地要抓它,吓得新媳妇趴在床上用盖体(被子)蒙上头直打哆嗦。过了约摸半个时辰,两条火龙就把妖精给烧死了。这时新媳妇掀开了盖体一看,见屋当门有一堆妖精骨头。

  天明的时候,喊起了公婆、小叔子、小姑子和新郎。一家人急忙抓住新媳妇问长问短,新媳妇对众人说:“妖精已被俺舅的法术弄死了”。众人不信,到了新房一看,屋当门真的有一堆妖精的骨头。问是什么法术,新媳妇说:“我来的时候,俺舅给了我九条束腰带,这九条束腰带是九条龙,有七条是青龙,两条火龙,六条青龙把住门、窗户眼儿,两条火龙缠住妖精烧,就这样把妖精给弄死了。”众人一听,急忙买了鞭炮,庆贺烧妖精的胜利。从此家家户户这才敢打发闺女出门子,给儿子娶媳妇。

  从那时起,娶媳妇放鞭炮、贴青龙、糊窗户、撒麸子的兴俗,一直流传到今天。


微信客服:xintai5234

Tags: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公告

官方结缘微信:xintai5234 善心缘国学堂公众号